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
阳泉新闻网 >> 钩沉
台南有座山 名曰李宾山
□李彦青
发布日期:2019-05-28 07:37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    近年来在挖掘盂县历史文化资源的过程中,文化研究者陆续整理出忠义藏山、水神烈女、李宾释经、傅山寓盂、刘秀避难、仇犹古国、进士之乡、文人长虹、二程讲学、士贵名门、慈善世家、石器先祖等十几张文化名片。细细梳捋,会发现有一条线索如草蛇灰线绵延不绝,在盂县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伏笔千里,时隐时现。是的,就是一种隐居文化,但我更愿意称之为“藏文化”。

    春秋时期的程婴带着赵氏孤儿深隐藏山,于悲愤隐忍之中韬光养晦,立志于一雪家仇国恨,藏山和盂人以宽广善良的胸怀予以容纳了他们;汉代刘秀为避王莽新政权追杀,一路避难来到盂县境内,留下诸多传说;唐代李长者云游天下,终在盂县驻足,注释《华严经》,逝后更是葬在盂地;后周柴世宗之女柴花公主国破家亡之际,不屑于依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宋政权,一介女流毅然出宫颠沛流离,寒衣薄衾苦候佳音,复国无望终是饮恨水神山,至今盂人念之敬之。之后再到明初诸将军隐居诸龙山,明末清初傅山先生为反清复明流寓盂县,形成了这一具有盂域特色的“藏文化”现象。抱拙守朴、深沉内敛是为藏,蔑视强权、不流世俗是为藏,峻洁高蹈、潜心砥砺是为藏,而藏之后则有厚积薄发、光华四射,则有大开大合、纵横捭阖。他们结缘盂县,青睐盂县,盂县因之成就了名山胜水,同时铸就和塑造了盂地生民忠义包容、勤劳善良的精神品格,盂县文化也有幸在华夏文明的灿烂星河里星光闪烁。

    作为盂县“藏文化”现象的文化高地之一,南娄镇的李宾山是当之无愧的文化名山。李宾山又名北寺山,之前只知山上有座元代舍利塔倾斜了,2008年在文管所赵培青先生主持下修旧如旧又修正了。市文联主席侯讵望先生写过相关文章,拳拳爱乡之心可见一斑。已故盂县文化研究会会长韩万德先生首开关注和研究李宾山的先河,斯人已去,风范长存。

    2018年的人间四月天,春明景和,草长莺飞,一群文友携伴而行。北寺山虽然早已不复典籍中的古木森然、苍翠无垠、虎吟猿啸、鹤绕禽飞之象,倒也植被茂盛,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李长者本名李通玄。开元七年(719年),李通玄从五台山至盂县,研究注释《华严经》。到开元十八年(730年)三月二十八日逝世。寓居盂县十一年。

    宋徽宗赵佶于崇宁二年(1103年)追赐长者法号为“显教妙严长者”。在一些史籍中,有的因其注释《华严经》出名,称其李华严;有的因其好穿白色衣服,称其白衣长者。盂县明、清县志中,则因其寓居县境,邑人以宾客礼待,故称其李宾;又因其高龄长寿和赐法号之由,亦尊称为李长者。

    想当年在五台山的李通玄,已经立下重新注释当时《华严经》的新译本《八十华严》的宏愿,因五台山气候寒冷,他便一路向南而来。从唐开元七年(719年)来盂,作了十一年这么长时间的寓居,他居盂所著的《决疑论》四卷、《十玄六相论》一卷等,“纂录要阕四十余轴”(唐天祐四年(907年)五月十四日处士王居仁撰《神福山灵迹记》),这些论著和李长者的其他论著在唐宣宗大中年间,经福州开元寺比丘志宁,将其汇入经文之下,成120卷。到宋乾德年间,闽僧惠研重更条理,续编成《华严经合论》,成为注释《华严经》的巅峰力作。李长者的地位和影响力毋庸置疑,他宽衣大袖,红枣果腹,柏叶充饥,间或流连于盂地山水,倾心于讲经说法,教化盂人。盂县何其有幸!

    我们是否可作这样的假设?从五台山往南出发之初,博览群书、胸有丘壑的李长者分明已经对春秋时期藏孤救孤的典故了然于心,对忠肝义胆的盂邑情有独钟,其心既向往之,斯人斯地必定也是注释佛经大论的福地善所。再加之盂地夏季不太炎热难耐,冬季不太严寒奇冷,就是它了,盂县。而盂地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,从唐天祐四年(907年)五月十四日处士王居仁撰《神福山灵迹记》一文看,李长者从开元七年(719年)来盂到开元十八年(730年)三月二十八日去世,寓居盂县整整十一年。其中在大贤村居三年,村民高山奴一家从居所到饮食,竭尽所能,倾心善待,使李长者安心著论。在马家谷(似今鹿峪村之双鹤山)居五年,这在明嘉靖《盂县志》中有明确记载:“昔唐李玄通于双鹤山修真炼性”,留下双鹤化作妙龄少女陪伴长者汲水焚香的美妙传说。之后来到秀寨村隐于李宾山三年,于此继续潜心著述,此于明、清县志中均载。又据载,乡民听从李长者建议在山上建了兰若二寺,故今称李宾山为南、北寺山。在长者闲暇往返于北寺山和双鹤山的过程中,冠盖村民拦住长者恳请讲学,长者慨然应诺,村名也改为拦长,此后谐音为拦掌村。还有一说长者途经冠盖村遇一猛虎拦路,猛虎安卧于地,长者说我想注释《华严经》,你能给我找个地方吗?虎即背负长者的经书袋子,把长者引到神福山,即今盂县、寿阳交界之方山,在一山龛中安顿下来。龛之四旁原无泉涧,长者迁来之后,一日风雷暴作拔去一松,化为一潭,后人称为长者泉。在此处长者居住五年,继续朝夕苦著。闲暇之余,长者流连于盂邑的山水乡野,将自己的著述心得广泛传扬,教化乡民,泽被一方。纵观长者在盂的经历,无论乐善好施的乡人,无论神奇美妙的传说,盂邑的一草一木、万物生灵,都对李长者尊崇有加。李长者寻忠义足迹而来,他的十余年寓居经历却更加成就了盂邑一地的既忠且义。

    说到李长者之葬所,宋代著名大居士张商英在《决疑论后记》中,写道:“以天福三年再造石塔,葬于山之东七里,今在盂县境上。”明嘉靖《盂县志》记载“迎于太山之北,甃石为坟而葬之。葬之日,有二班鹿、双白鹤,杂类鸟畎若悲恋之状云”。现存于李宾山北寺的一通石碑,上刻《重建兰惹寺记》碑文,为明代正统十四年(1449年)十月刊刻,碑文为山西太原府盂县儒学教谕霅川马能撰并书。碑文中写道:县治去西,山曰李宾,寺曰兰惹……其先则有玄通法师归真于此,而其灵物异迹,载诸神传,不可枚举。清初盂邑西小坪人大儒武全文曾作《南寺李长者墓》:“冠盖当年谁伏虎,南寺古渡余衰柳。双鹤不鸣天姥老,一甃还为长者有。”众多典籍记载:李宾山古有北寺和南寺,北寺在秀寨的北寺山,南寺在北寺山南麓,即大贤村和南上社两村之间。该处原有一石丘,丘下耕地中原有一座九层高塔,1972年被拆毁。种种史载证据凿凿,长者墓就在此处无疑,它只是随岁月淹没,遗址无存,但并不等于它随意迁至他处。1998年曾有媒体报道《寿阳发现唐代华严学者活动遗址》,报道者认为方山县的唐墓才是李通玄墓,说:“国家宗教局曾向山西省宗教局专门询问此事,并经省考古研究所专家考察,确认山北石丘李通玄陵墓为唐代墓园。”省考古专家只确认此墓为“唐代墓园”,并未考证这个墓园就是李通玄墓。

    历史的车轮驰至1645年,此时已是大名鼎鼎的李宾山,有幸又和明清之际的著名思想家、学者傅山结缘,成就了又一段奇缘美谈。1644年是明清两朝的分界线,这一年崇祯帝吊死于煤山,明帝国土崩瓦解,山河怆然,清王朝铁蹄破关,大加杀伐,气势汹汹。当年8月,明朝遗民傅山即在寿阳太安驿拜郭静中为师出家当了道士,自称“朱衣道人”,开始了他反清复明的曲折道路。1645年是他寓居盂县的第二年,这年,他从藏山移居李宾山,写下《盂邑北寺》。

    傅山隐居于此,面对朱明皇室的腐败无能,恸作《李宾山松歌》,又作《记李宾山》一文赞美李宾山之松。在他的笔下,树岂止是树,他寄情于树,借景抒情,借树阐理,抒发一腔抱负,满腹愤懑。一代英才的爱国志节昭昭于日月,名垂于青史,李宾山又一次因之华光四射。

    山以史传,史以文传,关于纪述、吟咏、凭吊李长者寓盂期间的文章多达百篇,不仅有关于李宾山的,而且关于鹿峪村双鹤山的文章也同样数量不少。细述起来长者在双鹤山的隐居时间多达五年,有关的各类故事传说同样精彩神奇。至今双鹤山上的石塔、寺庙以及据传是长者释经的窑洞等遗址尚存,当年规模之宏大、人气之旺盛依稀可见。它同样是南娄镇开发“李宾释经”这一历史文化名片的重要人文旅游资源。

    不由记起侯讵望主席文中所提到的,据乾隆年间《重修卷棚碑》记载:李宾山原有瀑布一帘,山上古松森然,李长者见这里山水秀美,就劝乡民在此建了兰若寺,即北寺。

    台南有座山,名曰李宾山。李宾山,穿越历史时空巍然不倒,美谈至今。

编辑: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澳门赌博导航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澳门赌博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