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
阳泉新闻网 >> 钩沉
十分秀色杨柳青
□王 俭
发布日期:2019-05-28 07:37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    偶然发现《山右石刻丛编》的一篇残缺碑文,记载平定州历史上导水治田之事。时间是元代大德十年,地点在乱流村,当时称为“乱柳”。这篇碑文中的主人公只称“杨公”不显其名,与《平定州志》的“官职”栏目的人物一样,只称“杨公”。《平定州志》只是引用韩粹中《重修灵源公庙碑》之语:“大德甲辰四月己丑,奉直大夫杨公来知是州”,“大德甲辰”即大德八年,公元1304年,到大德十年春正月仅有一年半的时间。可喜之处是“杨公”姓“杨”,“乱柳”有“柳”,白居易所取汉代词曲《折杨柳》翻为新歌《杨柳枝》也有“杨柳”二字,本文便称“杨柳青”,大概比较切合原碑文之意。

    碑文题为《平定知州杨公开水利民记》,收录在《山右石刻丛编》卷三十,原碑文已多所磨灭。中心部分共有702字,空缺却多达164字,包括作者姓名。其中有四处连续空缺10字以上,给读者带来不少障碍。然而反复阅读,仍能窥见“凿崖断石”“治亩导波”之梗概。

    平定州东北十六里有坞曰“乱柳”,盖郡之首村也。门闾众广,鸡犬麻桑,田园惟瘠壤,坟垆占其沃土也。人氓日繁,车马旁午,络绎不绝,乡民耕种薄田勤劳之苦,日夕不暇,(此处缺24字),田间禾苗竟无二三,无乃缺水浇其田。蹙额相告,唏嘘不已而悲叹。本州知州杨公,徒步亲访至彼处,闻其言,默而思之。于是乎不惮奔波之劳,泝河探源,相度都南之泉,欲开辟而浇灌之,蠲免黎庶之患,取润泽之利耳。此地高山峻岭,崷磪磷峋。峰峦连者若屏障,断者若相别,开者若相佐,合者若相抱,高者若相尊,矮者若相踡,错者若相觥,缭乱者若篆籀,其上下内外危石巍乎如颏颔。人若初次到此,恍若置身于天外也。公视山川,南北阻隔难通,于是乎集资鸠工,驾桥,修造堤堰。决沟壑,构云栈,凿石断崖,穿洞穴,入深竅,手足胼胝,人无咨嗟。天不负人,不日而成。乃飞流投濈,高山峻岭之脉分闬而出,蛇行蚓走,无有不通。而治田亩,导馀波,去别墅,俾农田俱增,产物无疵疠,岁屡丰登。呼吁重戚,各适有居,受遗爱润泽之惠。有致一党,安生有生,利其利来;正乐其乐,私喜公之所行善政,非才智过于人者岂能此!一日,耆老百馀,欢呼交腾,众口一言,可以要之拜谒余不腆之文,述兴利除弊之政,刻之于坚石,以示后人,传之不朽而快,外无私报之礼、内不愧于心者,由来之意也。余不敏至愚且拙,其劳烦众而动其口哉。既然承命,不惜为拙语以记其实。噫!人之为辞者文而不实,余之为辞为文多直白而不文,姑且详其实非为文也。若夫兴利除弊之政,惠民爱物之德,集贤大学士中奉大夫王公文中备矣,何需重辞!

    大德十年春正月、哉生明。

    承事郎同知大同路□州事□□撰

    杨公于大德甲辰八年来任平定知州,至大德十年丙午春正月仅有一年多时间,而历经两个大秋俱获“丰登”,可见其所举善政之成果。然而,“杨公”究竟叫什么,除“引都南之泉以通乱柳”之外还有什么政绩,皆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所著《松雪集》卷八,其中有一篇《蔚州杨氏先茔碑铭》,对“杨公”记载甚详。原来,这位“杨公”名叫“杨赟”,历史上属山西后来划归河北,元代顺宁路所辖蔚州麦子疃人。约生于1236年,约卒于1321年,享年86岁。其祖父杨万“从太师国王为副元帅”,父亲杨伯荣一生不仕。杨赟而立之年以祖荫“授蔚州采木同提举”,至元十六年“佩金符,凡四为采木提举”,并“由奉训大夫改任奉直大夫、泰安州莱芜等处铁冶提举,寻知岚州、平定州”,后“以侯为忠顺大夫,知宣德府”,“至大二年,除晋宁路治中”,主掌文书案卷。

    杨赟在平定知州任上政绩卓著。赵孟頫在撰碑文之前,曾征集其“旧事”,引《德政碑》碑文云“卖历本,均课程,收革皮,兴碾硙,省民钱五万馀缗,他善政甚多”,又引另一篇《德政碑》碑文云“引龙池以给安平,沟郗湫以通乱柳,导盘缠河以灌裴村,凡水之利无遗力焉”,虽年近七旬却为老百姓办了很多实事好事。用《碑铭》赞语来说,“信哉杨侯,言不我欺。兴事利民,甚至渴饥”。其政绩中的“卖历本”,是让农民能买到司天监颁行的皇历,掌握节令,耕种不违农时;“均课程”,指按照税率征收农商税,在于限制贫富悬殊;“收革皮”,是收购加工后的兽皮,以增加副业收入;“兴碾硙”,是利用石碾石磨代替杵臼碾米磨面,以减轻体力劳动。至于“引龙池以给安平”,是引导中社村西的龙池之水,供给北乡各村饮用;“沟郗湫以通乱柳”,则《山右石刻丛编》介绍详尽,龙湫即“都南之泉”龙溪,在今瀑里村所处的蟠龙山与凤凰山之间;“导盘缠河以灌裴村”,是指疏通七里岭之西的盘缠水灌溉裴村的农田。这些重大的农田水利建设,无疑促进了农业生产,提高了百姓的生活水平,都是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。十年之后,平定州儒学学直顾思孝撰写《重修郗家瀑圣母祠记》,叙述水利更有大用:“圣母祠下有泉,汇而为池,甃之以石,开厥口于东南隅。水从中出,黛蓄膏停,混混然势若白虹,下入桃江。圃者、稼者、纺者、硙者、澼絖者,凡可以利于水者,无不咸赖祠而事之矣!”

    杨赟在注重物质生产的同时,发掘被湮没的传统文化,选拔文艺人才。据张穆所撰《鼓说》云,金元时期,经历了十几年战乱使乡间文艺出现困窘的局面,是平定都元帅聂珪担当重任,平定知州杨赟追随其后。他们遵从民俗,让吏民发掘传统文化并选拔文艺人才。他们要求,艺人们要将唱词传播到路途与田间,要给乡民们加以解释,让乡民明白,人间的幸福不是天神恩赐的,而是民众自己创造的。在州城之东焦山之西,他们让鼓乐到祈雨活动中演奏,春节期间让“抬皇纲”与民间鼓乐穿插其中。他们强调,社火与迓鼓的兴旺寄希望于乡里,不可流于形式而华而不实。三鼓演奏要配以横笛胡琴等乐器,举行赛会或在龙狮舞阵中演奏。

    杜锡在十年之前即已考证出“杨公”之名讳,他以《蔚州杨氏先茔碑铭》《杨侯德政碑》等碑文,证明杨赟有重大功绩。然而以旧志无载为憾事,使这位堂堂清官泯没无闻。

编辑: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澳门赌博导航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澳门赌博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