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
阳泉新闻网 >> 党媒平台
罗巍:解读古建文化魅力
发布日期:2019-05-30 11:22
来源:党媒平台
分享到:

  与古建筑的初次“相遇相知”

  1966年,10岁的罗巍被父亲带着,第一次见到天宁寺双塔。当时的罗巍并不知道双塔的历史价值,只是被它们的古朴精致所吸引。神奇的宋代古砖塔的造型,自此牢牢地刻在罗巍的脑海里。

  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古建筑。

   

  罗巍觉得,与古建筑的“相遇相知”,是一种缘分。与天宁寺双塔如此,与林里关王庙亦如此。

  1973年,罗巍在下千亩坪村插队,他经常到距离不远的林里村找朋友,至今罗巍还记得第一次到林里关王庙时看到的情景,“在阳光的映照下,这座北宋建筑很是神秘。庙里有一些野鸽子飞来飞去,大殿墙上的壁画保存完好,生动精致。”

  后来回想起来,罗巍很是遗憾当时没有照相机,没能把这样的美景记录下来。

  17年后,罗巍所在的阳泉市建筑一公司为上烟粮库修仓库,闲暇时间,他发现距离不远的林里关王庙正落架大修。

  这件事令罗巍激动万分。学建筑的他知道,这次落架大修对他而言是多么难得的学习宋代木构建筑的机会。

  那段时间,他一有空就跑到林里关王庙,近距离观察拆下来的构件。当时主持大修的是省古建研究所的一位姓杜的工程师。杜工年约五十六七岁,主持并参与过五台山显通寺等多个寺院的修缮工作。工程启动后,杜工就住在工地旁边的窑洞中。罗巍常见他默默地站在工地现场,仔细察看每一块拆下来的构件,检查上边是否有墨书题记,对一些异样的构件都认真作了笔记。

  罗巍还观察工匠们做工。参与落架大修的工匠均来自山西定襄县芳兰村,那是历史上专出建筑工匠的地方。

  在关王庙的修缮中,罗巍被杜工和工匠们的专注和技艺所折服。抱着学习的态度,他拍摄了一些珍贵的现场照片,因为胶片贵,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用速写的形式,将构件的尺寸、形状记下来。

  一年之后工程结束,罗巍也收获了厚厚一摞现场实物资料和记录。宋代建筑的工艺结构、榫卯的交接等巧妙的技艺,令他着迷。而这次与林里关王庙的“缘分”,也使他下定决心学习研究古建筑。

  天宁寺双塔的“修旧如旧”

  罗巍没有想到,在幼时第一次邂逅天宁寺双塔近40年后,自己会有机会参与双塔的修缮保护工作,主持设计双塔的修复方案。

  2003年,罗巍路过天宁寺,看到东塔倾斜,西塔已坍塌得仅剩一二层,如果不尽快修复,这两座建于北宋的古建筑将可能彻底消失。事实上,上世纪80年代初,西塔的三、四层已轰然塌毁,剩下的两层也岌岌可危。东塔因为地基浸水,发生了严重倾斜。然而之后的20年,双塔一直没有得到修缮。

   

  罗巍心痛不已,他很快给平定文物部门写了一封信,言辞恳切,建议启动对双塔的保护性大修。

  2004年11月,平定县文物旅游局着手修缮双塔的准备工作。从实测实量具体尺寸开始,罗巍即受邀参与其中。他留有了大量的手绘画稿和第一手尺寸资料,同时参照旧有的老照片和文字性资料,对双塔的本来面貌进行了严谨的科学推测,拿出了完整的全套图纸和修缮方案。

  2005年7月,双塔的修缮正式开始。由于西塔的上半部早已不复存在,下部一层塔身也因千年风雨冲刷真貌难寻。能否真实地复原西塔,是设计中的主要课题。再加上历史上曾多次对双塔进行过维修,使得西塔在外观上或多或少改变了宋代的原貌,塔心内的木质楼梯也早已踪迹难寻。在实测实量的记录中,罗巍带领设计人员对原塔的墙身和补修过的墙身,从多种角度综合分析,例如灰浆的色彩和成分、砖体的尺寸和材质,以及施工手法的时代特征等,进行了严格的区分和比较。他还翻阅了大量的宋代寺院建筑布局和结构类型资料,对天宁寺的寺院原貌进行了鸟瞰复原图设计。

  在修缮过程中,罗巍要求对旧有构件进行原位恢复,每副门窗的原件旧砖在上墙之前要在地面预摆观察、核对,能够继续使用的构件要百分之百原位恢复。然而,遇到砖不够的情况怎么办?“原件旧砖很大,如果用现在烧制的砖,不仅烧制的过程中有变形,而且尺寸颜色也不同。我们便想到一个办法,把原件旧砖从中间劈开,中间贴上厚度相同的红砖,里外仍用原砖,这样无论从里外看,都与原件形状相同。”罗巍说。

  除了对旧有砖块进行原位恢复,在不改变宋代风格的前提下,罗巍还把明清时期维修的构件仍然归位使用。对缺损的斗拱、门窗的砖构件,严格按照原样重新复制,最大限度地保证原塔的原始风貌、原始色彩、原始历史信息,使双塔仍然是“原来的双塔”,尽量减少文物价值的流失。

  如今,每一次去看双塔,村里的居民仍对他很尊敬。罗巍觉得,这是对自己所付出心血的极大肯定。

  山野寻踪古民居

  古朴灵秀的古庙宇、坚实粗犷的民居……这些散布在阳泉各处的文明形态,是罗巍眼中珍贵的“文化活化石”。

  罗巍说,他的研究从实物资料和亲临现场实地考察着手,成果完全靠双脚“走出来”。

   

  他利用节假日到周边看古建筑,越看越觉得阳泉的古建特别是民居很有研究价值。

  在乡村,他看到了阳泉最早的古民居(元末建筑)、欣赏到元明清三朝瓦当,了解到金元时期的大额式建筑。然而这些民居散落于乡野,很少引起关注。

  罗巍翻阅了大量的古建筑专著,发现其中对民居特别是窑洞的叙述几乎是空白的,这让他有了一种使命感,告诉自己一定要深入研究下去。

  在考察中,罗巍得出一个结论,古民居最核心的问题是怎么把顶搭起来,“人们往往忽视这个问题,很多人研究古建看斗拱,这仅仅是表面现象,真正要看的是,斗拱和梁架是什么关系,砖结构窑洞是怎么碹起来的等。屋顶结构决定了古建筑的外观,反映了当时的生产力状况。”

  在村子里看民居的时候,罗巍总要和老者聊聊天,从中会获得不小的收获。“十多年前,我在东峪井看到一个建筑上下阁楼里面横窑,很感兴趣,便问旁边闲坐的一个老人。老人说是自己祖上的建筑,就讲起了故事。原来这个民居是明朝隆庆元年,老人的先祖从娘子关逃难到这里盖的。”

  老人告诉罗巍,窑洞窗户小是因为当时没有钱烧火烧炭,修得小些可以保暖。此外当时仅先祖一家迁来,为了防野兽侵袭,所以建得窗小门窄。从老人的讲述,罗巍明白了从生活中也可以解释建筑结构,同时对明中晚期建筑的特征,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  罗巍对古民居的研究,便是这样一步步来的。他把所有考察过的窑洞的结构都画出来,一张张摆好,确定年代之后,再按顺序排列。

  这是一个有趣的过程。罗巍说,每一次改变排序,对于他来说,就意味着又掌握了新的研究成果。

  如今罗巍断定窑洞的年代,前后差不了三十年。在掌握推断方法之后,他专注于更深度地解读建筑。

  2005年5月,在市三晋文化研究会的支持下,他出版十万字的《平定天宁寺双塔》,对北宋时期的建塔历史、出土文物的文化研究、佛教文化的历史演进、唐宋建筑风格的传承和延续,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梳理。2010年10月,罗巍参与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的大型文化丛书的写作,著有《阳泉民居》一书。2013年,罗巍与人合著出版《阳泉古建筑纵横》,对如何在建筑结构上鉴别古建筑的年代特征、建筑纹饰、雕刻技艺与当地文化的渊源关系等进行了系统的归纳总结。

  他的研究,让古建不再神秘。

编辑: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澳门赌博导航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澳门赌博导航